圖片系列
亞洲色圖
歐美性圖
自拍偷拍
激情圖片
小說系列
都市激情
武俠玄幻
校園春色
強奸亂倫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5.com

在線娛樂平臺,官方直營,大額無憂。點擊進入

  孫權與二喬

自古吳出美女,三國中兩個絕世美女大喬小喬兩姐妹,有著江南美女的白晰嬌美,更何況出自名家大戶,可謂當時人間絕品,俗話說,英雄愛美女,美女重英雄,自東吳孫堅創業以來,拓展地盤,孫策更是少年英雄,子承父業,號稱為“小霸王”,他的少年好友周瑜足智多謀,盡心輔助,于是打下了長江以南的東吳天地,大喬嫁了孫策,小喬嫁了周瑜,真可謂是江山美人英雄盡得。孫策兄弟五人,以二弟孫權最為特別,此人金發碧眼,天生異樣,傳說孫堅長年在外征戰,孫夫人寂寞難耐,曾引西方雜耍藝人入宮表演月旬,不久便有了孫權,生來形貌異偉,孫堅也曾懷疑,但不久便死于荊州與劉表之戰,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孫權自小就神力無比,胯下陽物盡得西洋人遺傳,一尺有余,少年便與侍女多行風雨之事,暗下流傳其陽物持久不倒,于是私下多有浪女與之來往,孫權自見了喬氏姐妹后,心如猿馬,喬氏姐妹白嫩豐滿,更因富家女兒,洗澡盡是奶液浴身,長年累月,便出落的與凝脂一般,明眸皓齒,桃腮紅唇,據傳男子凡見之者無不心神迷蕩,不能自已。

孫策周瑜都是年少英雄,正值正茂年華,與那喬氏更是恩愛倍加,何況二人重權在握,孫權很難找到機會,甚至連見喬氏的機會都沒有。恨得他把自己屋里的6個侍女赤裸裸地綁在后花園的石柱上,著實發泄了一天,直弄的雨露盡空方罷手。這一幕卻被孫老夫人,也就是孫權之母看在眼里,老夫人對孫權疼愛有加,一是此子長年伴著他,甚為孝順,二是孫堅死后,孫權為其母暗中搭橋,引富商許貢與其母私通,故老夫人甚愛權兒。

孫老夫人豈不知孫權心思,于是問道:“權兒因何作弄自己,你是皇室君儲,理當通曉明理。”

孫權見了母親,怨氣頓生,責怪母親為何當時不把喬氏嫁與自己,孫老夫人說道:“嫁你兄長及周瑜,可換來他二人全心開創基業,保得我族一生平安,如嫁你,兄弟二人為色反目成仇,遺患無窮。”

孫權當即給母親跪下,哭訴道:“我得不到喬氏姐妹,不如立死。”

孫老夫人見狀,忙安慰他道:“權兒,你兄及周瑜現正征戰劉繇與太史慈,想那喬氏姐妹多日孤寂,現在正是機會。”

孫權聽罷大喜,忙請母親賜教,孫老夫人告知:“大喬今天我讓她進內宮陪我安寢,也算是大兒媳盡的孝道,你今夜二更便來我處,我給你留門,然后你進來我就出去把門反鎖,剩下我兒可盡風雨之事,至于小喬之事,以后再計,包在為娘身上,只是萬不可它人知道。”

孫權破涕為笑。

當夜,那大喬果然來到內宮,陪婆婆用飯,飯后掌燈品茶,不幾刻,老夫人生了倦意,大喬忙說:“婆婆少歇,讓媳婦為你后屋備水沐浴。”

說罷起身進了后屋。

老夫人辭退丫環,忙將房門悄悄打開,隱匿在外的孫權閃身而入,老夫人向床底一使眼色,孫權會意,忙伏身鉆入床下,放好床裙,誰也看不到他。夫人關了門,此時大喬備水已畢,來到前堂,請老夫人入盆沐浴,夫人道:“媳婦,你也勞累了,就和婆婆同浴吧。”

大喬受寵般地道了一福,于時婆媳兩寬衣解帶,孫權伏在床底,聽到大喬解衣的聲音,但床底只能看見大喬的一雙腳,穿著鳳繡錦鞋,三寸金蓮,甚是誘人,古時女子之腳與貞操并重,觀女人裸腳與觀其赤體無異,那大喬解鞋脫襪,露出一雙玉足,通體潤滑,柔若無骨,在燭燈下似兩個玉蘿卜一般,孫權見了,陽具驟起,心襯到,只見一雙玉足便如此難忍,更何況見其胴體,遂屏住呼吸,不敢絲毫作響,兩女除衣完畢,大喬便攙扶老夫人入內堂沐浴。孫權聽得內屋關門響畢,聶手聶腳輕出床底,見床上大喬的肚兜紅底金繡,忙拿起貪婪聞之,馨香異常,直沁心脾。

此時聽到內堂水響,忙悄悄挨近堂門,用舌頭舔濕紙窗,小指扣做一洞,入眼窺之,見兩女已雙雙入盆,大喬正給婆婆輕搓后背,正面對孫權,想是老夫人故意安排的,孫權只見到大喬頭部和兩個臂膀,其余浸在水里,胸中也被老夫人擋住,見那兩條玉臂白如羊脂,在水氣朦朧中顯得如仙女一般,黑發如黑,杏眼桃腮,一肌一容無不令人撩動心扉,孫權頓覺渾身燥熱,陽具高昂勃起,直抵腹臍,不由得悄悄凈除衣褲塞入床底,全身赤裸在外窺視。低頭一見,只見陽具暴粗脹足,青筋突起,如小獸般顫栗。

只聽孫老夫人說:“唉,媳婦呀,我老了,泡一會兒就乏了,你先泡吧,我上床等你,今夜婆婆與你同眠。”

說罷起身出了浴盆。老婦人雖然近五旬,但皇家生活依然保持身體皎好,豐滿白嫩,雖現老像,但也是徐娘半老,孫權不禁稱贊,怪不得母親與那許貢夜夜尋歡,果然是風騷的胚子。

老夫人披巾出盆,來到外堂,見孫權赤裸,臉現紅氣,胯下陽具已暴長尺余,已是淫欲難擋,便用指置口上做噓狀,悄然上床,只待那大喬上床,此時那大喬已經一人在盆,孫權見她兩只鎖骨時隱時現,托的玉頸甚為性感,微紅的臉蛋嬌美無比,如仙如妖,大喬此時也沐浴完畢,起身時孫權看到正著,見她胸豐臀圓,兩只奶子飽滿堅實,一雙玉腿曲線優美,通體白玉一般,私處三角地陰毛齊整,與肌膚黑白分明,燈光朦朧中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的尤物,走動時玉體顫動,無不撩人欲火,孫權直盯盯地不能自控,聽老夫人咳了一聲,忙夢醒般鉆入床底。

大喬上床,與婆婆說了會家常,老夫人便裝做睡去,那大喬心想著夫君孫策,輕噓短嘆,半餉沒有睡意,這可苦了孫權,臥床底不敢動彈分毫,汗如雨下,眼看美人就在頭頂,且不敢造次。

過了一個時辰許,聽得大喬輕微息吸,似已熟睡,忙悄悄爬出床底,跪在地上,只探出頭來看向床上,見大喬平仰而臥,只穿肚兜,兩只奶子將肚兜頂的突起,一件小擺束在腰上,擋住下體,古時女子并無內褲,只是小裙一般的織錦擋于腹間,白晰的肚腹露在外面,一起一伏,臍眼圓潤,像只淫眼在誘惑你,白晰豐滿的大腿在小擺的半掩下輪廓優美,私處如鴿子胸脯般弧線型,孫權耐不住,輕輕將下擺撩起,借著燭光看那大喬的私外,見陰毛柔順,黑亮如漆,兩邊陰肉嫩白微紅,彈力十足,更顯少婦活力,雙腿微合,兩旁陰肉夾擠出了一條深溝形的陰縫,象張抿合的玉嘴一般,隨著呼吸上下微動,似一活物,等著品嘗男人的陽具,大喬雙臂合在腹中,孫權不敢冒然撩開肚兜,只是欣賞著大喬的私處和一雙玉腿。

老夫人此時已悄悄起身,向孫權打了個手勢,便悄悄出門反鎖了外堂。孫權這時少了耐性,大概欲火燒的太久了,多年和女人交合的經驗讓他知道制服女人的方法越簡單越有效,他對自己的陽具頗為自信,他的信念就是,只要占有了,就成功了。

他悄悄上床,大喬仍熟睡著,孫權先沾了下口水輕摸在大喬的陰口上,他這時還不想分開大喬的雙腿,因為他知道女人在沒有夫君的同眠下是很敏感的,那時不時還要費一些口舌和力氣,如果一擊就中,無疑主動權就完全在自己一方了,孫堅健在時經常夸獎孫權處事果斷,善于快刀斬亂麻,這和他將來用計除掉兄長孫策和大督都周瑜如出一澈。

大喬的兩只滾圓的奶子輪廓在肚兜下絲毫掩飾不住,孫權半跪在大喬身邊,試著兩手輕輕握住大喬的兩只腿脛,左右分開,大喬的肉縫像緊閉的門一樣慢慢敞開了,少婦的騷香讓孫權心神激蕩,大喬似乎有了點知覺,但仍在半夢半醒之間,孫權怕夜長夢多,左手兩指分開大喬的沾有口水的陰唇,燭光下大喬的陰門完全暴露出來,晶瑩剔透,像潤玉又像雞血石般的顏色,那是令多少男人向往的地方呀,孫權簡直喜出望外,馬上就要歸他自己享用了,他右手握住幾乎難以控制的陽具,稍向下壓將已經溢出一些精液的龜頭輕觸到大喬的陰口上,他的陽具太過粗大,還沒有生育過的大喬只能在陰口上接納他的龜頭里圈,孫權吸了口氣,身體下伏,腰上用力,使勁往里抵進,大喬彈力十足而又緊合的陰門讓他的龜頭一時僵在那里,只要再一沖便可長驅直入。

敏感的大喬終于醒了,她第一感覺就是有東西在抵自己的身體,這時她思維還未完全恢復,意識上以為是婆婆睡夢中無意接觸自己的身體,就在這尚沒有抵抗意識恢復的一霎時,孫權兩手按住床板,屁股前送,膝蓋借力,耳聽“滋”

的一聲,龜頭終于擠進了大喬的陰道。

大喬霎時感到下體一陣脹滿,傾刻從朦朧中清醒,見是孫權赤身裸體,當時一下子驚呆了,好半天才叫了聲:“二叔,你干什么?”

孫權已經進入亢奮狀態,他得意地笑著一把扯掉了大喬的衣兜,兩只飽滿堅挺的玉奶帶著慣性的顫動跳了出來,潔白光滑,粉色的乳暈襯著兩只小巧的奶頭,像兩只剛成熟的櫻桃一樣,孫權張口就叼住一只,流著口水的嘴咂著大喬的乳房咂咂直響,大喬馬上由驚恐變成了反抗,她這時全恢復了清醒和知覺,明顯地感到下體被一只有力和粗壯的猛獸在進攻一樣,勢不可擋,直搗心腹。

大喬本能地想推開孫權,可嬌生慣養的她哪是孫權的對手,孫權兩腿一合將大喬的兩腿夾在股中,肉感的大腿更刺激了他的欲望,他身體下伏兩肘壓住大喬的胳膊,肚子不停地在大喬身上擠摩著,弄的大喬呼吸都變了樣,他大嘴不停地吮吸著大喬兩只引以為傲的乳峰,大喬失聲喊著:“婆婆來呀,快來人呀。”

孫權一下吻向大喬的嘴,大喬因發不出聲臉憋的通紅,鼻腔用力呼吸發出可怕的聲音,這反倒激起了孫權的霸占意識,他有意壓緊大喬的身體,身體與大喬完全重合一起,讓她絲毫不得動彈,腰間用力而又大幅度地抽插,他節奏很慢,好象要細細體會大喬陰道從頭到尾的感覺,也讓大喬把注意力轉移到她的穴里。

大喬強烈地感到前所未有的沖擊,每頂到深處孫權都有意左右搖動一下屁股,這樣不但直向,連陰道兩側也會感覺攪動般的沖擊。大喬只能被動地接受這清清楚楚的現實,感覺孫權那巨大的肉棒霸道地進進出出,似乎通到了心臟,脹滿了整個腹腔,不自覺地誘發了自己全身的性感地帶。身體的接納和意識上的抵抗正交替地斗爭著。讓她漸漸感到只有被任人宰割的狀態。

孫權松開口,用手揉搓著大喬的兩只大號碗般大的乳球,說道:“嫂嫂,我一見你就喜歡你了,你本來就是我的。”

大喬喘息了一會兒,已經無力推搡他了,但怒目而視,氣憤地說到:“你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你對得起你哥哥嗎,他回來會把你碎尸萬段。”

孫權不吃這一套,他又用力地一頂,大喬因沖擊力而嗷了一聲,震得腹腔一陣顫栗,孫權說道:“我哥是聰明人,不會找這個理由殺我,他是一方之王,怎會因此壞了名聲,結果就是他若知道了會殺掉你,女人對他來說他想誰就能要誰。而你死的不明不白,家人也會株連,嘿嘿,如果你不說我不說,天知地知,就會一切從前的。何況他長年征戰,你和寡婦有什么區別,反正我也是孫家人,虧待不了你。”

這些話切中了大喬的要害,那個年代貞潔比女人的性命還重要,現在木已成舟,公開事實只能是死路一條,而且家人會受牽連,如果順從,不但能享權勢富貴,而且將來也算是有了孫權的把柄。

孫權看出大喬已經動猶豫了,就趁熱打鐵,說:“嫂子,你那么年輕美貌,為何要浪費青春呢,我有個主意,我哥在時我絕不打擾你,我哥不在我們就可以幽會,你不說我不說,這里的利弊你應該比我清楚。”

他說這話時仍不停地抽插著。

大喬深知帝王家的權威,何況這時她也看出是孫權和孫老夫人合謀設下的局,自己一張嘴是說不過兩張嘴的,更何況孫策敬老夫人如敬天一般。自己沒有一處能站得住腳,下體被孫權有節奏的抽插已經淫水四溢,發出“呱嘰呱嘰”

的聲響,孫策已經出征數月,大喬內心早已難耐,索性閉上眼睛,顯出一付想早點結束這一切的意思。

孫權也看出了大喬的默許,他兩手掐著大喬的腋窩,自己直立起來坐在床上,這樣大喬就坐在他的腿上,兩人面對面對坐交,大喬只有受擺弄的份,孫權此舉就是想讓大喬由被動變主動,大喬兩臂自然地搭在孫權的兩肩上,她偏著頭,仍帶著不情愿的怒容。

孫權心知肚明,開始加快了節奏,大喬的雙乳在孫權的“地釘頂天”

的沖擊下上下跳著,跳打著孫權結實的胸肌,孫權這時才看到大喬雙肩渾圓,皮膚如奶油一般光潔,真是罕見的人間極品,大喬也明顯地感到自己陰道被撐的滿滿的,兩股坐在孫權有力結實的腿上,一股男人的陽剛讓她不自覺地配合著孫權的抽插,漸漸地,淫水如雨,粘在腿根和屁股上,這是她和孫策交合從沒有過的,一種原始野蠻的欲望在這種節奏中瞬間升騰,象細菌一樣迅速漫延全身。

借著燭光,孫權盡情欣賞著大喬,大喬因驚嚇和興奮已經有些出汗,散發出女人那種雌性原始的騷香,誘惑著男人全身的神經,豐滿白嫩而又堅實的屁股在孫權的抽插下蕩著,臀肉一波波的,撩人欲望,蛇腰柔動,像條柔滑的蟒蛇纏身一般,讓孫權舒服的如癡如仙,只盼著這一輩子都這樣蕩漾下去,細觀大喬,雙眼淫光畢現,如久渴之母獸,兩鬢赤紅,桃嘴盡張,紅舌攪唇,涎液欲滴,只看得孫權難以自控,但覺腹間一緊,背后一熱,似開閘瀉洪一般,一股濃精噴射而出,噓噓有聲,直射的大喬只覺五臟六腑被蟻咬一般,渾身不是自己的了,忍不住嬌聲呻吟直至失聲蕩叫。

孫權仿佛一下子升天到一個極樂世界一般,飄飄然騰云駕霧,積蓄已久的愿望一瞬間實現了,彼有英雄成就霸業的之感,全身一松,萎身倒在床上,大喬也慣性般地伏在他身上,兩人倚偎喘息,精液汩汩,合著大喬的淫液,從陰道里順著孫權的尚未撥出的肉棒延延流出,大喬不時抽搐一下,渾身似棉花般沒了骨筋,那是一個女人性滿足的極點……

這一夜,兩人盡行魚水之歡,大喬羞性已去,索性放情縱欲,盡獻媚態,口交、乳交、江南十八式盡數用盡,只弄的孫權倍授雨露。從此兩人偷情如常,因此傳說大喬之子孫休乃是孫權之子,此為野史俗說,無可考證。

常言道,這山望著那山高,孫權與那大喬偷情數月,便打起了小喬的主意,且不說淫遍天下美人,僅二喬便使天下眾美女自嘆不如,得二喬者,如登泰山而小天下。然小喬系周瑜之妻,平時與內宮來往甚少,且那周瑜少年英俊,風度翩翩,英姿勃發,更是讓小喬一見傾心,小喬任性活潑,較大喬另有一番風情,故世人稱此二女盡占天下美女之所長。

小喬深居簡出,加上周瑜家規極嚴,令孫權無機可乘,更不可與大喬商量,那大喬妒意極強,搞不好弄巧成拙,雞飛蛋打,周瑜兵權在握,萬不可用強,只能智取。一連數日,孫權無計可施,這日無事,便到老夫人姘夫許貢家散心,那許貢是江南大賈,加之攻于心計,又有老夫人暗中做靠山,故有呼風喚雨之本領,見孫權來訪,忙舉酒相迎,席間見孫權悶悶不樂,追根問底,才知為小喬之事無奈。

許貢笑道:“二殿下不必煩惱,區區小事,許某可成全二殿下。”

孫權大喜,忙躬身請教,許貢道:“二殿下難道忘了,小喬與令妹孫尚香交好,每月初七都與令妹相陪,去那蓮花山仙人潭洗七香浴,這便是殿下的機會。”

說罷附耳過去,如此這般地交待孫權,孫權喜出旺外,辭了許貢,回府準備去了。

那蓮花山仙人潭有座天然溫泉池,那小喬與孫尚香每月初七便會去沐浴還愿,所謂七香浴,是用七種名貴花卉泡制溫泉池中,據說有怯百病、長生駐顏之功效。

這一日,孫權早早來到蓮花山,找到佛庵住持妙慧尼姑,付與她香金100兩黃金,叮囑她在下泡七香時加上一味藥,那是許貢給孫權的催情藥,名叫“到死不忘”,傳說此藥專催女子發情,發情時誰與她交合,便永遠不會忘,產生依賴,此藥無色無味,專刺激女子陰蒂、肛門,令其染癮,對男子且無任何作用,妙慧貪財,一口便答應了。

長話短說,那小喬與孫尚香前來還愿,孫權便躲在供桌下細觀小喬,果然有沉魚落雁之色,較之大喬另有一番風情,高鼻櫻嘴,白里透紅,一笑帶著兩個淺酒窩,一對小虎牙更是惹人喜愛,眼波似水,胸滿臀豐,走起路來如扭如飄,似神仙駕云一般,脖頸上露出一角花繡彩色刺青,如白玉上丹青妙筆一般。把個孫權看的如呆如癡,姑媳兩還愿完畢,便由妙慧引著來到溫池內,寬衣解帶,美人入浴,遠遠便聞到那七花飄香,沁人心脾,心曠神怡。

那妙慧早已按孫權的吩咐把催情散化入池中,小喬與孫尚香除衣進池,耳聞鳥鳴,嗅著花香,懶洋洋地享受著,孫權此時已經暗伏在外,見那池邊只有兩個侍女伺候,便讓妙慧召入庵中,自己閃身在門外窺視,見那小喬水霧中如凌波仙子,身上花繡刺青甚是奪目,如玉柱上盤鳳一般,額上滲出微微汗珠,更顯嫵媚誘人,那尚香乃孫權同父異母,最受孫家疼愛,不想現在已出落的大家閨秀了,雖只十五六的年紀,也生得楚楚動人,與那小喬自是各有千秋,孫權在外看的興起,兩個玉女不時翻身嬉水,嬌笑連連,更讓孫權心似猿馬,渾身燥熱,索性脫了衣褲,潛在池邊樹叢中等那藥力發作。

那藥果然神奇,不出一刻,便見二女臉現淫象,氣喘漸急,小喬對尚香說:“妹妹,我怎么渾身麻癢,心如羽撥。”

尚香答到:“姐姐說的是,我也如此,大概是仲春時節,百花初開,苞蕊芒重,藥性太盛吧。”

剛說完,便覺得下體陰蒂如有水蛭吸啄一般,麻癢可人,說不出的受用,又覺得肛門如有蟻入,與陰蒂前后呼應,腹腔內頓感酥癢難擋,隨即心跳如鼓,氣喘如風,急盼有硬物直插穴內大攪一番。

那小喬也是如此,她忙對尚香說:“妹妹,快到我錦盒里取我的銅雀來。”

小喬說的銅雀,便是古時的女用淫具,那周瑜自是怕小喬獨守空房寂寞,便找能工巧匠造一銅具,形似鳥雀,內有機簧,旋緊機括,能如男人陽具般蠕動,故小喬總是隨身攜帶,尚香從錦盒取來銅具,見此物近一尺長短,通體油亮光滑,與男性陽具一般無二,乃純銅所鑄,底有旋扭,見小喬起身坐在池沿邊,旋緊機括,將那銅雀頂入穴中,隨即便聽到吱扭吱扭的金屬聲響,如蠶蟲般蠕動震蕩,帶著小喬兩旁陰肉波浪般吞吐顫動。

孫權這才真個看到小喬胴體,光潔潤滑,毫無瑕疵,如漢白玉雕成一般,雙乳猛挺,乳頭甚紅,由背至胸刺有彩青,乃一青葉牡丹,形色如生,更顯得那小喬如仙如妖,兩頰也已赤紅,乃性燥所至,小喬支起一腿,私處桃門盡讓孫權收入眼內,陰毛淡黃,陰縫張開,兩旁陰肉漲紅,隨那銅雀蠕動時起時伏,似活物一般,雙目微閉,舌舔上鄂,嬌聲呻吟,淫液也順著那銅雀汩汩而出,亢奮無比,嘴里吟到:“妹妹呀……妹妹呀,快來幫姐姐……喔……喔……”

尚香此時也亢奮起來,忙來到小喬胯下接過銅雀,見那小喬陰蒂早已勃起似蠶豆般大小,便伸指彈去,小喬渾身一抖,似受了虐待般地淫叫著,一付解渴的樣子甚是喜人,尚香舌舔陰蒂,手操銅雀,把弄小喬淫穴,池邊浪聲疊起,勾人魂魄。

孫權這才知道,原來那小喬和自己妹子來此沐浴是假,尋歡是真,想是不敢找男人,兩個高貴女子互相把玩,倒是別樣情趣,這倒使他放寬心來,便赤裸現身跳入池中,三劃兩蹬,便到了兩女面前。

兩女初時一驚,尚香見是二哥,倒似見了救星一般,撒嬌道:“二哥快來呀,小喬姐姐中了風寒了。”

孫權忙道:“喬姐莫慌,孫權來助你。”

說罷摟小喬入懷,一下張口將她的舌頭含入嘴中,只一含,便覺清涼爽口,馨香無比,如小魚般在嘴里滑走,受用無窮。

那小喬早已不能自制,便是野獸來犯,也是求之不得了。遂抱緊孫權,兩只玉腿纏在他的腰上,那豐滿的屁股上下揉蹭,嘴里嗔道:“權哥哥……你好壞……你欺負我……喔……喔……”

那孫權早已欲火焚身,動粗般地吸起小喬的玉乳,用力吸抻,待抻到盡頭時突然一松,便見那奶球上下抖跳,小喬隨即身體一顫,尖聲淫叫,孫權如法炮制,直將小喬的雙乳吸抻的赤紅,方把小喬放在池沿邊。

小喬躺在池邊上,兩腿浸在池里,身體淫蕩地扭動著,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孫權分開小喬兩腿海豚般圓潤的玉腿,支在池沿上,小喬的美穴就在他的眼前,嫩白的陰肉透著粉紅,晶瑩剔透,淫水亮澤,兩片小巧的陰唇因抽搐而張合著,陰蒂更是晶亮奪目,陰口上下擠弄著,像只媚眼拋著秋波,賤種般地招喚著男人的陽具。

孫權看著小喬蠶豆般大的陰蒂,早已垂涎三尺,女人陰蒂外露而且形似豆狀,性欲可見潛力巨大,隨即含在口中,如含糠果,舌頭攪動下,弄的小喬刺激難忍,身體幾次曲立起來,顫抖著發出原始的顫音:“權哥哥……喔……嗷……快給我權哥哥……我要……嗷……嗷……好哥哥……妹妹要死了……喔……求你了……快狠狠地插我……”

這一下子勾起孫權野獸般原始的欲望,當下他站起身來,肉棒如出水蛟龍,尚帶著泉水下滴,锃亮如鐵,如同一只見到獵物垂涎的猛獸,發起至命的一次沖鋒。

尚香手里拿著銅雀,孫權露出水面的肉棒著實讓她吃了一驚,比銅雀尚長一截,也許當時打造時是按周瑜的尺寸訂制的,剛才孫權和小喬攪纏在一起的淫相讓她的饑渴達到了極點,但見孫權手攥肉棒根部,似拿鼓槌般在小喬的陰戶上鞭打了幾下,打在小喬陰蒂上,驚的小喬身體一聳聳的,嘴里發出有些凄慘但又淫蕩的呻吟。

孫權趁熱打鐵,龜頭在小喬外陰縫上上下滑蹭幾下,將龜頭塞入陰口,兩手支住池沿,身子向上一挑,但聽得“滋”

的一聲,伴隨著小喬期盼般的嗷叫,肉棒直沒到底,余威直通心腹,這是小喬在周瑜身上沒感受到的,似乎整個身體都被這粗壯的肉棒給挑起來了,身體不由上屈,兩腿夾住孫權的腰,兩臂一合,便攏住了孫權的脖頸,瘋狂地迎合著孫權劇烈地插送。

兩個人身體攪纏在一起,仿佛想把對方熔入自己的體內一樣,忘我地嗥叫著,盡情地發泄著,旁若無人一般地肆虐著對方,摳后背,拍屁股,擠乳房,但聽得那小喬淫聲浪叫“……啊……嗷……權哥哥……你好用力啊……頂死我了……舒服……啊……受不了了……要插透了……啊……嗷……”

弄的身體在沖撞中彭彭作響,把個孫尚香看得如醉如癡。

這樣大干了大半個時辰,孫權乍然想起催情藥尚有肛交作用,便把小喬放躺在池沿,小喬此時渾身酸軟,肛門麻庠,但見孫權撥出肉棒,兩手抓起小喬雙腳搭在自己肩上,孫權高大,小喬雙腳上他肩上,屁股就離開了地面,孫權兩手托住小喬兩片渾圓彈性的屁股,肉棒對住她的肛門,一點點用力向里挺,小喬驚叫起來,雙手想推孫權,確苦于夠不著,孫權雙手微分她的屁股,露出了粉紅的菊花,那是沒被男人開發過的地方,孫權一挺,肉棒進去了寸余,小喬因緊張和痛疼慘叫起來:“……好哥哥……不要呀……饒了我吧……啊……啊!”

孫權豈能放過如此良機,手拉小喬身體,腰往前送,一下直沒入肛,小喬因痛疼一下子昏厥過去,身體一下軟軟地仰在池邊,如同死尸,在孫權的抽送下被動地搖晃著,不消一刻,幽幽醒來,但覺感覺異樣,須知陽具入女人直腸,壓迫女人膀胱子宮,同樣能激起女人快感,且更有超一般高潮之感覺,小喬頓覺似有尿急,回蕩心腹,但卻排不出來,性欲更加升騰。

孫權左手不停撥弄小喬陰蒂,右手三指直摳陰道,把個小喬弄的連喊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一個勁地全身痙攣,口淌涎水,眼光迷離,已入仙境,孫權時而抽出肉棒,直插小穴深處,時而直入肛門,等到有射感時,猛地插入陰道,錘打連環般地進攻著,但聽得小喬只有“喔……啊……喔……啊……”

的悲鳴聲。

孫權大吼一聲,兩手死死抱住小喬屁股,小腹死死抵住小喬陰口,伴隨著身體的顫抖和抽搐,將濃精有力地射進了她的花心,小喬因精液在子宮的沖擊,劇烈地痙攣起來,身體條件反射般地屈起再屈起,嘴里發出驚人的吼聲:“嘔……嘔……嘔……”

孫權扭動了半餉,頓感渾身虛脫,慢慢放下小喬爛泥般的身體,轟地向池中倒去,肉棒一下子從小喬穴中脫出,精液淫液像雨水出管一樣汩汩流出,小喬身體還在痙攣著,突然一道亮晶的弧線噴發而出,那是女人高潮的極限,也是噴潮,伴隨著小喬最后一點力氣的低氣呻吟,像彩虹般撒落在泉池里,后人傳小喬池內撒津,其實指的就是她這次在逍遙中排津,故此后此泉池更名逍遙津,后來蓮花山上建了一臺,名日銅雀臺,三國中均有此名,只是未說緣由,其實皆出于此。

那催情藥果然名不虛傳,小喬至此每每與孫權幽會不斷,孫權樂得其所,喬氏姐妹均成自己胯下之物,真可謂夜夜洞房,日日花酒,孫權樂此不疲。

但好景不長,那孫策與周瑜用計大敗劉繇,收降虎將太史慈,得勝凱旋。孫策天天忙于軍政大事,未遐顧及兒女私情,但那周瑜何許人也,心細如發,很快從小喬的反常中發現端倪,細查之下,方知孫權乘虛淫亂喬氏姐妹,周瑜氣量本來就,一氣之下大病不起,從此留下病根,但怒火不消,大丈夫此仇何能不報。

周瑜攻于心計,不是魯莽泛泛之輩,深知此事涉及孫氏家族,且孫老夫人垂簾攝政,弄不好大仇未報,自己且人頭不保,故此,周瑜定下一計,先從許貢下手,然后稟明孫策許貢淫亂后宮,先借孫策之手解決孫老夫人,待此事妥后,孫權便孤立無緣,那時將事告明孫策,孫策必怒而殺孫權。

因此周瑜先將許貢抓捕入獄,那許貢熬刑不過,只得招了,周瑜稟明孫策,促孫策立即軟禁孫老夫人,追查余孽,策果然大驚,但馬上查處其母,違于孝道,恐天下恥笑,隨告周瑜先將許貢處死,明日以打獵為名聚將從長商議。

然孫權絕非坐以待斃之人,早已探得許貢已招,決定先發制人,忙私下找來許貢家奴三人,委以重金,命其次日埋伏獵場,備好利器,箭鏃涂毒,定要取那孫策周瑜性命。

果然,第二天孫策外出打獵,卻被早已準備好的三個奴刺傷毒發而亡,孫老夫人作主,孫權繼任國君。當時周瑜因赤壁戰勢遠在水營,僥幸躲過一難。但好景不長孫權與那諸葛亮暗中達成默契,誘周瑜取南郡,結果中了諸葛亮的埋伏,周瑜氣火攻心,嘔血而死。

自此孫權高枕無憂,與那喬氏姐妹天天同居一室,品酒賞美,淫樂無窮。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5.com
体彩6十1中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