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系列
亞洲色圖
歐美性圖
自拍偷拍
激情圖片
小說系列
都市激情
武俠玄幻
校園春色
強奸亂倫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5.com

在線娛樂平臺,官方直營,大額無憂。點擊進入

       上杉姐的家臣催眠淫傳一

話說逃出武田家后,一路上想要仗著先知先覺的優勢挖掘未來名將的李維,卻是吃了一個大大的悶虧,他自己所知道大部分武將不是還沒有出生,就是名不見經傳的孩子,害的李維憑白受到了果心無數白眼。哈18ha18不過在美濃,李維還是找到了天才的竹中雙胞胎,最終李維帶著果心以及竹中雙胞胎離開美濃,踏上了返回越后的歸途,最終在春日山城前,見到了自己想見卻又不敢見的軍神姐妹。

在經過了一番讓他提心吊膽的對話后,景虎姐終于宣布進城舉行酒會,而李維也暫時活了下來。

酒宴當中,所有認識李維的人都親切的和他打招呼,并表示了自己的欽佩之情,李維一邊對自己徹底壞掉的名聲感到哭笑不得,一邊也有些感動的與他們一一碰杯,直到一個看起來像是僧侶,自己從沒有見過的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李維才奇怪的問道:“請問你是?”

“中人大人客氣了,在下方外之人澤越冠希,是最近才來到越后的澤越神社之主,以后還請中人大人多多關照了。”看起來四五十歲,有些凸起的小肚子很有猥瑣氣質,不像僧侶反倒像奸商的澤越冠希笑瞇瞇的說道。

“澤越……冠希?”但是李維聽到對方的名字后,眼睛卻差點凸出來,這兩個無比強大的名字是怎么組合到一塊的,而且這名字的主人還是個和尚?難不成自己剛剛冒名頂替誠哥,老天就立刻讓誠哥的先祖來找自己?

正當李維還想再說些什么的時候,景虎姐已經開始喊起了他的名字,李維只好對澤越冠希說了句有空再聯系,便朝著景虎姐那邊走去,而獨自留在原地的這澤越冠希臉上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李維原本還想著和那位可能是誠哥先祖的僧人好好談談,但是接下來一系列關乎自己生命與性福的至關重要問題,而絞盡腦汁的李維很快便忘了和那個僧人的約定,當李維在綾姬和果心之間痛并快樂的時候,更是徹底忘記了那個家伙,但是事情真的是那么簡單嗎?

春日山城外一處僻靜的山林中,一個看起來小小的神社安靜的坐落在這里,而一個美麗的身影,則來到這看似荒廢的神社之中。

“澤越大師,我又來麻煩你了,上次的祈禱十分的有效呢,真的是非常感謝你!”只見身為長尾家公主的綾姬穿著一身華麗高貴的紫色和服,不顧臟亂的獨自一人走進神社破舊的房屋之中,看到里面坐著的人影后,微笑著說道。

“哪里的話,李維大人平安無事,還是因為綾姬殿下自己那虔誠祈禱的心態感動了上天,才得以應驗,我只不過是稍微幫了點忙而已。”那個只靠名字就讓李維吃驚不已的僧人澤越冠希正一臉笑容的坐在神像前,只是不管怎么看,他的笑容都和慈眉善目扯上關系,倒是越看越覺得猥瑣下賤。

“澤越大師你太謙虛了,其實我這次來,是有事情想和澤越大師你商量的。”

綾姬笑著說道,然后走到澤越冠希面前跪坐下來,卻一副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的樣子。

“是和李維身邊那個叫果心的女人有關吧?”澤越冠希好像看透了綾姬在想什么一般,微笑著說道。

綾姬先是一愣,隨后點了點頭說道:“唉,澤越大師你也知道,我喜……喜歡中人,那家伙也都已經答應我的……我的求婚,但是卻又喜歡上了那個不三不四的女人,我這個公主難道還比不上那個下賤的忍者嗎?”

說到最后,綾姬俏臉通紅的大聲喊道,臉上那誘人的紅暈不知是憤怒還是羞澀,看起來那么的美麗誘人。而華美的紫色和服下的高聳胸脯劇烈的起伏著,衣領微微敞開,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

澤越冠希的雙眼肆無忌憚的打量著綾姬那豐滿迷人的嬌軀,看起來不像大師,反而更像是下三濫的小混混,只見他一臉淫笑的說道:“這樣的話,綾姬殿下就需要加強自己身為女性的魅力,這樣才能牢牢掌握李維大人的心。”

“真的嗎?澤越大師,你說的是真的嗎?”綾姬聽到澤越冠希的話后,立刻驚喜的喊道,隨即才好像發現自己的失禮般,不好意思的對澤越冠希說道:“對不起,澤越大師,我有點失禮了。不過,澤越大師你有什么具體的方法嗎?”

澤越冠希仿佛就等著綾姬這么問一樣,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個瓶子,神神秘秘的說道:“這里面的東西可以讓綾姬陛下你更加有魅力和風情,只要綾姬殿下每天按時涂滿全身各個部位,不出幾天,李維大人一定會被綾姬殿下你迷住的。”

“真是太謝謝您了,澤越大師!”綾姬驚喜的接過澤越冠希遞過來的瓶子,鄭重其事的將其收好,然后再次向澤越冠希道謝道。

“沒有什么需要道謝的,這是在下所應當做的,像綾姬殿下這樣虔誠的人,在下怎能袖手旁觀呢?”澤越冠希依舊笑瞇瞇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

“那我就告辭了,澤越大師,這次又麻煩您了。”綾姬禮貌的沖澤越冠希躬身行禮道別,便準備起身離開。

就在這時,澤越冠希又開口說道:“無需多禮,如果綾姬殿下以后還有什么煩惱的話,還請盡管前來此處探討,這也是在下報答綾姬殿下允許我等在此建立神社的恩情。”

綾姬聽到澤越冠希的話后,停下腳步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后,便離開了這所破舊的神社,只留下了臉上帶著莫名微笑的澤越冠希還坐在地板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唔~啊~嗯~”夜色中寂靜的竹中館,從綾姬的寢室之中傳出一陣若有若無的呻吟聲,若非綾姬早已下令不允許包括忍者在內的任何人進入這里,恐怕高貴的綾姬公主居然在深夜中自慰,早就傳遍整個越后了。

“哈~哈~又去了~這已經是第幾次了……”綾姬有些茫然的張開美麗的鳳目,漆黑的瞳孔中滿是濃濃的,誘人的鮮艷紅唇不住張合著,從中吐出的嬌喘聲,胯下的睡衣和被褥都已經被不斷涌出的蜜液打濕,而綾姬那纖細白嫩的手指此刻正插在那的之中。

“啊~不行~又開始了~啊~”綾姬突然又淫叫一聲,插在之中的手指又開始不住聳動起來,空閑的另一只不住揉捏著自己的,嘴里又流露出那迷人的喘息聲。

“哦,看來綾姬殿下每天都有按時涂抹藥物了啊,李維大人真是幸福啊,居然有綾姬殿下這樣的美人為他付出。”這時,原本只有綾姬一人的房間當中突然多出了一個人影,看體型卻是一個男人,他看著正自慰的綾姬,笑呵呵的說道。

“唔~是誰~啊~快點出去,不然的話~唔啊啊~”正沉浸在快感中的綾姬勉強保留一絲清明大喝道,但突如其來的快感卻一下子打斷了她的話語,整個人高呼一聲后就躺在床褥上一動不動。

那個男性慢慢的朝無力動彈的綾姬走去,昏暗的燭火照在他的臉上,赫然正是給予綾姬藥物的澤越冠希。

只見澤越冠希走到躺著不動的綾姬身旁后,徑直伸手抓住綾姬的黑發,將她的俏臉硬拽了起來,不管綾姬那痛苦的表情,直接吐出自己的舌頭,猥瑣的在綾姬臉龐上來回舔弄著。

“唔~”而澤越冠希的舌頭剛剛碰到綾姬的俏臉,綾姬就渾身一震,大股大股的蜜液再次涌出,居然又了。

“嘿嘿,身體很好的記住了主人的氣味了啊,看起來可以開始調教的下一階段了呢。那么看著我的眼睛,綾姬醬。”澤越冠希淫笑著說道,拉著秀發的手再次用力,使得綾姬的雙眼可以和自己的眼睛對視。

“是~主人……”綾姬發出微弱的聲音,迷茫的雙眼倒映著澤越冠希發亮的眼睛。

“聽好了,綾姬,你會全心全意愛著李維,不管李維做些什么你都會愛著他,所以,”澤越冠希臉上露出淫蕩笑容,“綾姬你與李維結婚后,會成為最的妻子,你會勾引李維身邊所有的男人,尤其是李維的敵人。你會沉迷于和其他男人的快感,成為的奴隸,但是你對李維的愛絕對不會有一絲改變,為此你會配合主人我將李維喜歡的女人全部變成的妓女,明白了嗎?”

“是……明白了……主人……”綾姬茫然的張嘴說道。

“那么睡吧,醒來后你會忘記今天晚上見到我的事,但是你會按照我所說的開始行動,睡吧睡吧……”澤越冠希淫笑著低聲說道,而綾姬也慢慢閉上眼睛,不一會就發出平穩的呼吸聲。

澤越冠希深深看了沉睡著的綾姬一眼,便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綾姬再次醒來后,已經是第二天早晨,看著的被褥,綾姬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自言自語道:“今天要請虎千代和中人來參加茶會,然后將澤越大師介紹給他們才行呢,為了偉大的主人。”

原本忙于應對北條和武田兩家勢力的軍神少女在接到自己姐姐的邀請后,毫不猶豫的拋下手上的政務,前來參加這次只有她們姐妹和李維三人的茶會,現在正沉默的坐在坐墊上看著自己的姐姐綾姬泡茶。

夾在綾姬和景虎姐中間的李維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四周,雖然只是三個人的小茶會,但他敢保證,某個喜歡尾行的忍者一定就藏在某處偷看,雖然自己一直沒有發現對方的蹤跡就是了。

不過李維現在倒是猜錯了,的確一開始的時候果心一直偷偷尾隨著他,但是就在快要到綾姬居室的時候,果心突然感覺到有個隱藏的氣息突然跟在自己后面,而且還向自己發出了挑釁。

以為對方是某個正規忍者的果心,一時氣不過便離開李維追了過去,反正她覺得也不會花多長時間就能解決,到時候再繼續尾行李維好了。

就這樣果心追著對方留下的氣息一直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而到了這里之后,對方就好像到了目的地一樣停了下來,果心藝高人膽大的直接走了出來,看著對方說道:“哦,我還以為是什么忍者在跟著我,沒想到居然會是巫女,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圖?”

“用這種方式邀請果心大人到此,實在是失禮了,如果果心大人還有什么不滿的話還請原諒。”一個穿著巫女服,有著一頭美麗黑發,面容典雅的美女一來歉意的說道,“在下武者巫女巴,見過果心大人。”

“武者巫女?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種巫女啊,至于如何平息我的不滿,就讓我抓住你好好詢問一下吧。”果心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看著巴說道。

“恕在下做不到,主人的命令是在此擒下果心大人,還請果心大人小心了。”

巴搖了搖頭,將背后的劍拔了出來,擺出一副戰斗的架勢,如同武士一樣堂堂正正的向果心宣戰道。

果心依舊一臉微笑的看著巴,整個人卻突然從巴眼前消失,然后瞬間出現在巴的身后,微笑著說道:“很不巧,我可不是武士,而是忍者哦,所以比起正面戰斗,背后偷襲才是我的最愛呢!”說完伸手就朝巴的脖子抓去。

“不,真正偷襲的是我們才對,抱歉了果心大人。”眼看果心的攻擊就要成功,但巴卻完全沒有動作的說道,與此同時果心立刻感覺到后面傳來一聲輕響,但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后腦就被擊中了。

“可惡,居然躲過了我的偵查,到底……”是誰,話還沒有說完,果心便失去了意識,最后映入她眼簾的是另一個穿著同樣巫女服的長發美女,臉上帶著與巴截然不同的微笑……另一邊,尚不知道果心被襲的禮物,正坐立不安的品嘗著綾姬泡的清茶,被周圍詭異氣氛弄得異常難受的李維,只能用自己從來都不喜歡的茶葉末來減緩自己的壓力,綾姬用心泡出的清茶,就這樣被某個不解風情的家伙糟蹋了。

而綾姬卻蒙眼新妻:BOSS只歡不愛無彈窗廣告好像沒有注意到李維的不自在一般,依舊自顧自的為自己的妹妹和李維兩人泡著茶,偶爾微笑著和景虎姐閑聊上幾句,竟是一副不理不睬李維的樣子。

就在李維覺得自己必須在用茶水撐死自己和打擾軍神姐妹談話后被虐殺的兩難抉擇中做出選擇時,綾姬終于放下手中的茶具,微笑著說道:“其實我這次找你們兩個過來,除了閑聊外,更重要的是有個人想介紹給你們認識。請進來吧,澤越大師。”

隨著綾姬的聲音,隔間的房門被人拉開,一個僧侶打扮的男人緩緩走了進來,正是李維在不久前的歡迎酒宴上見過的澤越冠希,只是他的打扮又和上次略微有點不同。

“在下澤越冠希,見過長尾景虎殿下和李維大人。”澤越冠希走到景虎姐和李維面前雙手合什行禮道,但是話語里的自稱卻明顯不是僧人該用的詞匯,“這次在下受綾姬殿下邀請,前來講解佛法,還希望景虎殿下多多指教。”

“哪里,能讓姐姐大人如此推崇,澤越大師一定是位深諳佛法的得道高僧,這次能有機會聆聽澤越大師的佛法,是景虎的榮幸。”喜歡佛理的景虎姐異常高興的對澤越冠希說道。

不過一向對日本的和尚不感冒的李維則是興致缺缺的沖澤越冠希點了點頭,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全然沒有第一次見面的驚訝之情,當然了,對于打擾自己和美女獨處的家伙,無論哪個男人都會不爽的。

誰知澤越冠希卻十分在意李維的反應,看到李維連話都不說,就笑著問道:

“怎么了,李維大人?看起來興致不怎么高的樣子,難道是對佛法沒有什么興趣嗎?”

當然沒有興趣了,要是真這么說的話恐怕立刻會被景虎姐干掉吧,李維一時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看到旁邊景虎姐臉上露出的不快表情,李維知道自己要是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麻煩就大了。

“中人可能是有點不舒服,讓他到旁邊的房間里休息一會,等我們談論完佛法,再叫他過來好了。”綾姬美妙的聲音在這時的李維聽來,簡直比世界上任何音樂都要動聽,讓他不由松了口氣。

“唔,既然姐姐大人都這么說了,那就這樣吧。”景虎姐皺眉考慮了一會后,沖著李維大聲喊道:“還不趕快過去,還想在澤越大師面前丟人嗎?”

“嗨嗨嗨!那么臣下就暫時告退了。”李維頓時五體投地大聲應道,然后就像只看見貓咪的倉鼠般迅速的跑進隔壁的房間當中,不一會就好像睡著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了。

“咳咳,不好意思澤越大師,既然中人已經離開了,那就請您開始吧。”似乎是對李維離去時近乎逃跑的姿態感到不好意思,景虎姐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恭敬的對澤越冠希說道。

“景虎殿下客氣了,不過在講解佛法之前,我需要向景虎殿下說明一點,接下來我講解的都是無比高深的佛法,像景虎殿下這樣虔誠信佛的人,一定不會對我所說的佛法有絲毫懷疑,并且完全服從我說的話吧?是不是啊,景虎殿下?”

裝出一副高僧模樣的澤越冠希雙眼陡然一亮。

“啊?嗯,是,我絕不會懷疑澤越大師所講解的佛法,并且完全服從澤越大師所說的話。”剛剛還英氣逼人的景虎姐,此刻卻雙眼茫然的說道,看起來就好像被操縱的人偶一般。

聽到景虎姐的話后,澤越冠希微笑著點了點頭,雙手合什說道:“那么還請景虎殿下和綾姬殿下現在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

“唉,脫衣服?”眼中還殘留著幾絲清明的景虎姐下意識的問道。

“沒有錯,景虎殿下,脫光衣服與他人相對,正是佛法中最為精深的無遮大會所提倡的呢,這就是所謂的取出自己的知見障啊。”澤越冠希張口就是亂七八糟的歪理邪說,隨意曲解佛門典故卻又擺出一副高僧形象,越發給人一種猥瑣無恥的感覺。

“澤越大師說的沒錯,你還愣著干什么,虎千代,還不快點把身上的衣服脫干凈。”一旁的綾姬也出聲催促道,而她身上那件紫色的和服早已脫了下來,只見里面居然沒有任何衣物,就這樣裸的跪坐在地上。

看到自己的姐姐已經脫光衣服,雖然下意識覺得有什么不妥,但景虎姐也不服輸般快速的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那幾乎和綾姬一模一樣的誘人就呈現在澤越冠希面前,景虎姐也俏臉微紅的跪坐在澤越面前。

澤越冠希雙眼淫邪的在軍神姐妹的嬌軀上來回游走著,嘴角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最后雙眼緊盯著軍神少女雙腿間若隱若現的蜜處,淫笑著說道:“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越后之龍居然是一個白虎,景虎殿下,還麻煩你把雙腿再分開一點,讓我再看得清楚一點。”

聽到澤越冠希如此的要求,景虎姐俏臉紅得更加厲害了,但她還是聽話的將雙腿分開,露出里面那神秘的私處,任憑澤越冠希打量著自己那最隱秘的部位。

澤越冠希的雙眼一直盯著景虎姐粉色的蜜處看了好半天,最后居然還不滿足的直接伸手摸了上去,當粗糙的手指碰觸到蜜處的那一瞬間,景虎姐不由輕顫了一下。

澤越冠希的手指好像挑選貨物般肆意揉捏。撫摸、玩弄著景虎姐的蜜處,最后更是將一根手指插進了景虎姐還是處女的之中。

“啊~”即使是戰場上戰無不勝的軍神景虎姐,也無法抵抗自身所產生的一快感,不由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澤越冠希一邊繼續玩弄著景虎姐的處女,一邊淫笑著對旁邊依舊跪坐著的綾姬問道:“妹妹是白虎,綾姬你是不是也是白虎呢?還是說你下面比平常人更加茂密?”

綾姬聽到澤越冠希的問題后,便微笑著分開自己的雙腿,將自己的蜜處呈現在澤越冠希面前,赫然也是光滑一片,只聽綾姬微笑著說道:“其實我本來也不是白虎,不過澤越大師則說過我要成為的妻子,所以就自己將陰毛剃光了,不知道澤越大師還滿意嗎?”

“哈哈,滿意滿意,我非常滿意,那么就讓我們開始無遮大會的下一階段吧。”

澤越冠希大笑著從景虎姐的中抽出自己的手指,上面不住滑落的液體還有景虎姐急促的呼吸,顯然是在澤越冠希手指的玩弄下,體會到了第一次。

雙眼迷離的景虎姐癱坐在滿是的座位上,就這樣看著澤越冠希走到綾姬的身旁,而綾姬則乖巧的轉過身,整個人趴跪在地上,將自己渾圓豐挺的圓臀高高翹起,嬌嫩的菊穴處赫然有個小小的拉環。

“景虎殿下,這是為了讓女性變得更加的神圣儀式,你看,綾姬殿下的菊穴是不是好像盛開的花朵一樣呢?這就是她為了成為妻子而修行后的成果哦。”澤越冠希用手指勾住拉環,將拉環往外拉出,同時淫笑著對景虎姐說道。

隨著拉環從綾姬的菊穴中緩緩抽出,只見一個個足有龍眼大小的珠子被從中抽了出來,而綾姬也不時發出無比嬌媚的輕哼,小巧的菊穴不住張合著,真的好像花朵一般。

“啊啊啊~”當整串珠鏈抽出來時,綾姬淫叫一聲,大股大股的蜜液噴涌而出,顯然是了。

“那么,就讓我來幫綾姬你變得更加吧,只要這樣你才能和李維一起幸福的生活哦!”澤越冠希脫下身上的僧袍,將早就堅挺起來的對準綾姬小巧的菊穴,雙手按住綾姬的翹臀,然后猛地頂了進去。

“唔啊~好大~要裂開了~嗯啊~”菊穴的第一次被異物入侵,讓綾姬不由大聲起來,美麗的秀發不住飛舞著,趴跪的嬌軀積極迎合著澤越冠希的,看起來就好像一條發情母狗。

看著自己的姐姐與未婚夫之外的男人進行著異常的肛交,景虎姐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雙手不由自主的開始撫摸著自己的,雙眼中漸漸被所充滿。

澤越冠希好像看到景虎姐自慰的動作般,居然好像遛狗一樣,用胯下的不斷頂著綾姬的嬌軀朝前爬去,一直讓綾姬爬行到景虎姐面前,就在妹妹的面前盡情干著姐姐的菊穴。

僅僅距離十幾厘米的姐姐滿是的面容,讓景虎姐呼吸的愈發快速,綾姬不斷發出滿足的淫叫,看到景虎姐的表情后,居然將臉一下子湊了過去,嬌艷的紅唇吻住了景虎姐的雙唇,愣了一下后,景虎姐也激烈的回吻著綾姬。

看著兩姐妹無比的百合淫戲,澤越冠希頓時感到小腹中欲火更加炙熱,又猛地綾姬的菊穴幾下后,低吼一聲猛地將拔出,對準綾姬和景虎姐的俏臉射出濃濃的精液。

一股接一股的精液不斷灑落在綾姬和景虎姐的俏臉上,黑色的秀發上也沾染了不少,兩姐妹無師自通的舔舐起對方臉上的精液,那的樣子看得澤越冠希欲血沸騰,恨不得再狠狠干兩人一番。

不過他看了看旁邊的房間后,還是忍了下來,淫笑著對景虎姐和綾姬說道:

“那么無遮大會暫時就進行到這里吧,接下來讓我們為李維大人準備一個他意想不到的美味茶水吧。”

“唔,好奇怪啊,怎么一進來我就睡著了。”隔壁房間中,李維搖了搖頭從榻榻米上坐了起來,不過他馬上想到自己還在參加綾姬的茶會,立刻站了起來,朝綾姬那邊走去。

“不妙,到底過去多久了,雖然說要等綾姬她們叫我,但要是真的等到結束我也沒有過去,恐怕真的會被殺掉啊。”李維小心翼翼的將房門拉開,擔心的朝里面看去。

讓他松了一口氣的是,景虎姐、綾姬還有那個澤越冠希都還在房間中,雖然還要聽禿驢講解什么佛法,但總好過被軍神姐妹海扁。一邊想著,李維一邊回到三人中間,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佛法講解的如何了?”

綾姬微笑著示意李維坐到自己旁邊,一邊將一杯茶水遞給李維,一邊說道:

“剛剛結束,我正準備過去叫你呢,沒想到自己就過來了。”

李維唯唯諾諾的坐在綾姬旁邊,隨手接過綾姬遞過來的茶水,送到嘴邊就喝了起來。

“嗯?”茶水剛一入口,李維臉上就露出詭異的表情,原來是茶水的味道和他印象里的有些不太一樣。

“怎么了,中人?”綾姬看到李維的反應后,有些奇怪的問道。

“哦哦,什么也沒有。”李維連忙搖了搖頭,將剩余的茶水一飲而盡,然后就回味似的咂咂嘴。

澤越冠希看到李維的反應后,臉上露出奇怪的笑容,整個人突然站了起來,雙手合什說道:“那么在下就告退了,這次給景虎殿下和綾姬殿下講解佛法,實在是在下無比榮耀的經歷,以后若是還有機會,喜歡還能和兩位探討佛法。”

“哪里,澤越大師你太謙虛了。”景虎姐連忙搖手說道,然后對李維喊道:

“中人,你還不送送大師?”

“啊,我知道了,澤越大師請。”正想著什么的李維連忙回過神,走到澤越冠希面前打開房門說道。

澤越冠希笑著點了點頭,就這樣直接越過李維朝房外走去,當他從李維旁邊走過的時候,李維看到他的手指上好像有些水珠隨著動作滑落下來,好像在哪里弄濕的樣子。

就在李維迷迷糊糊的時候,景虎姐已經喊道:“走了中人,你還要陪我一起上洛呢,快點去做準備吧。”

“唉唉,主公,我可沒有聽你說過啊?”李維連忙追了上去,要讓景虎姐告訴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匆忙離開的他并沒有注意到綾姬和景虎姐身上的深色和服上多出的奇怪花紋,以及兩人臉上不正常的紅暈。

當李維最后從景虎姐那里得知自己要陪同她一起上洛,回來以后才能與綾姬結婚的消息后,整個人頓時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無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封地,吩咐下人不要來打擾后,就一個人朝臥室走去,卻沒有想到房間里早就有人在了。

“啊,果心!你到哪男寵王妃最新章節里去了?我回來的時候還找了你好半天,結果你根本沒有出現,我還以為你去了哪,沒想到是先回來了啊。”李維看清坐在房間中的人影后,立刻驚喜的叫道。

原來坐在李維房間中的人影正是果心,只是不久前才落入武者巫女巴手中的果心又為何會在這里呢?而且果心現在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有些不同,那滿是紅暈的俏臉好像正在發情一般。

李維快步走到果心面前,這才發現果心的神色有些不正常,正當他想說些什么的時候,果心卻突然將李維鋪墊在榻榻米上的床褥中,整個人跨坐在李維的身上,雙手更是不停撕扯著兩人身上的衣服。

“哇,等一下果心,現在還是白天……啊,太快了,不要著急啊……可惡,明明我才是男人啊!為什么又是逆推?”在李維驚訝和不甘的喊聲中,果心將李維的完全吞入自己的之中,妖艷的面容露出喜悅的神情,下身開始不住聳動起來。

這一場激烈的足足持續了幾個小時,果心的遠遠超乎李維的想象,他已經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了,但是果心依舊沒有滿足般不斷吞吐著李維的,李維最后的印象就是果心騎坐在自己身上,那豐滿的不住跳躍的景象。

當李維從沉睡中醒過來后,發現果心又再次消失了,他剛想起來就感到一陣腰酸背痛,暗嘆女人為了爭寵真是什么手段都能用上的李維,也僅僅以為這是果心為了維護自己后宮地位的一種手段。

等到吃飯時,果心又如同往常般微笑著出現在自己面前后,李維愈發肯定了自己的判斷,趁著竹中姐弟低下頭吃飯的時候,李維看著果心臉上又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而果心也仿佛明白似的笑得更加迷人,但是李維沒有注意的是,果心古銅色的肌膚上正閃爍著一層怪異光澤。

看著三百個美貌動人活力十足的少女們在自己面前穿著制服進行各種訓練,李維心中頓時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只是才意淫了一瞬間,李維立刻小心的打量下四周,發現綾姬和果心不在自己旁邊后,李維頓時松了口氣。

“不過那兩個人到底去哪了?明明一開始還一直盯著我不要犯錯誤的,難道說現在正潛伏在暗處,等我自己犯錯嗎?可惡,這樣不就只能看不能吃了嗎?”

原本還擔心果心和綾姬的李維自然而然又想到自己的問題,不由擺出一副正經的樣子繼續觀看著近衛隊的訓練,不再去想綾姬和果心的問題。

就在李維監督少女近衛隊訓練場地的數百米外,條頓騎士團營地的一間寬敞房間中,從里面不斷傳出難聞的腥臭味和啪啪的水聲。

“唔~啊~好深~”渾身的果心正被安德魯和另一名條頓騎士德沃夏克夾在中間,粗壯的正不斷從果心的和肛菊中著,性感的古銅色肌膚上布滿汗水,修長有力的雙腿緊緊纏在安德魯的腰間,將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被的和肛菊上,使得每一次都能深深頂入自己體內。

安德魯和德沃夏克一句話也不說,只是賣力的挺動下身,一次又一次的重重撞擊著果心的兩處洞穴,不斷榨取出數量驚人的淫液,而三人身下早已積了一層厚厚的。

而房間的另一角,綾姬正衣衫半解的跨坐在隨軍牧師君瑟爾的身上,華貴的紫色和服已經脫至腰間,整個上半身的袒露出來,圓挺的被君瑟爾的兩只大手握住不停揉捏著,和服裙擺下露出的兩只晶瑩如玉的玉足繃得筆直,一滴滴淫液順著秀氣的足尖滑落到地上。

“嗯啊啊啊~~”突然,綾姬雪白的脖頸高高揚起,鮮艷的紅唇吐出一聲誘人的喘息,原本緩緩流淌的淫液頓時化作一道水流,順著玉足盡情的流到地面,下半身的和服也完全被打濕。

另一邊的果心好像也受到綾姬的感染一般,高昂的淫叫一聲,纏在安德魯腰間的修長雙腿猛地收緊,被她這么一激,安德魯和德沃夏克也渾身一震,直接在果心體內射了出來,混合著淫液散落到地上。

過后的綾姬整個人無力的軟靠在君瑟爾身上,任由君瑟爾的大手在自己的嬌軀上來回游走著,還不時回過頭和君瑟爾吻在一起,不斷交換吞咽著兩人的唾液。

原本被安德魯和德沃夏克夾在中間的果心則已經抽身而出,沒有阻擋的和肛菊中大股大股精液和瘋狂的涌出,果心用手指輕輕捻起一絲里的精液,的送進嘴中,一臉回味的說道:“真好吃,不愧是騎士大人的精液呢。”

放蕩微笑著的果心讓剛剛才射過的安德魯和德沃夏克下身又是一陣火起,立刻硬挺起來,直愣愣的對著果心的嬌軀。

果心看到安德魯兩人的反應后,臉上露出嬌媚的微笑,將蓮足伸到兩人胯下,滑嫩的腳心輕巧的碰觸著兩人的,如同按摩一般飛速動作起來,腳掌靈活的動作就好像手一樣,僅僅片刻安德魯和德沃夏克就再次射了出來。

毫不在意的收回沾滿精液的蓮足,果心雙手合什向安德魯和德沃夏克兩人行禮說道:“感謝兩位騎士大人陪果心進行忍術訓練,這次真是辛苦兩位,下次還麻煩幾位繼續陪果心一起訓練哦。”

“一定,一定,我們下次一定會繼續和你一起訓練的。”安德魯和德沃夏克連忙點頭說道,雙眼死死盯著果心的嬌軀。

果心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隨即轉身走到仍然跨坐在君瑟爾身上的綾姬身旁,笑著說道:“綾姬公主,已經到時間嘍,再不回去的話,中人就要著急了哦。”

一臉春色的綾姬聽到果心的話,立刻歉意的對君瑟爾說道:“抱歉,君瑟爾牧師,我要回去了,下次再和你一起探討天主教的教義吧。”

君瑟爾淫笑著說道:“沒有問題,綾姬殿下,無論你什么時候想和我討論天主教和圣經,我都恭候著你的大駕光臨,我也很想再研究一下女人的屁股和主的聯系呢。”說著君瑟爾突然使勁拍了一下綾姬的圓臀。

“啊~”正準備起身的綾姬嬌呼一聲,又癱坐在君瑟爾身上,一股又順著足趾留下,居然一下子就了。

果心看到這一幕不由嘆了口氣,一邊伸手抱起綾姬,一邊說道:“綾姬你還真是嬌弱呢,這樣子可不行啊,以后的還會更加激烈呢。”

“唔~啊~我知道……啊~”綾姬嬌喘著說道,當她被果心從君瑟爾身上抱起時,不由猛地淫叫一聲,從衣服的縫隙間依稀可以看到,一根粗壯的正從綾姬小巧的菊穴中拔出。

“那我們就告辭了,眾位騎士大人們下次再見了。”身上不知何時多出了只能稱之為布條的暴露衣物的果心再次微笑著沖安德魯等人說道,而旁邊的綾姬也向幾人鞠躬道別,那匆忙整理淫液斑斑的和服反倒更加勾起眾人的欲火,半遮半掩的讓人不住吞咽著口水。

看著果心和綾姬離去的身影,德沃夏克忍不住淫笑道:“果心不愧是東方傳說中的忍者啊,小蠻腰扭得真是厲害呢!和屁眼的感覺也和那些普通日本女人完全不一樣,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啊!”

“那還用說嗎?果心不是也說了女忍者本來就有進行性技的訓練嗎?一想到團長大人每天都和這樣的美人,就讓我嫉妒不已啊。”安德魯一臉淫蕩的回答道。

“現在我們不也品嘗到那個女人的味道了嗎?哈哈。”德沃夏克淫笑著說道,三人頓時一起大笑起來。

“不過真遺憾啊,綾姬公主明明已經是團長大人的未婚妻,卻還是一個處女,結果害得我們只能搞她的屁眼和喉嚨,真想嘗嘗綾姬的味道啊!”君瑟爾可惜的感嘆道。

“的確很可惜,不過團長大人似乎連綾姬的屁眼都沒有過,不知道他看到肚子里滿是我們精液的綾姬后會有什么反應呢,哈哈。”安德魯無比齷齪的淫笑道,頓時又惹得另外兩人大笑起來。

此時,綾姬和果心已經回到了已經準備尋找兩女的李維面前,如安德魯所預料的那樣,看到綾姬和果心的瞬間,李維下意識的感到一陣不對勁。

只見果心穿著一身已經不能稱為忍者服的暴露衣物,上半身只有胸口圍著一條布條,只是勉強遮住乳珠一帶,大片雪白的乳肉被裸露出來,而下身更是只穿了一件超短的短裙,長度僅僅超過大腿根一點,李維甚至可以看到一絲水光閃過。

綾姬打扮雖然沒有果心那么暴露,但是華貴的和服卻好像被人用力撕扯過一樣,高聳的胸脯,修長的大腿,光滑的玉背,總是時不時的從和服的縫隙中裸露出來,配合著綾姬高貴的氣質,這種半遮半掩的感覺反而更加激起了男人的。

就在李維愣愣的看著果心和綾姬的時候,果心的嘴角微微翹起,整個人走到李維身邊,低聲問道:“想看我們看到什么時候啊,小主公?”

“啊,抱歉,走吧,主公派人通知我,說她馬上就要上洛了,要我們趕快準備。好了,我們快點回去吧,明天還要早點出發呢。”李維慌慌張張的說道,再也不敢看綾姬和果心一眼,轉身一個人走在前面。

只是剛剛果心湊過來的時候,李維聞到了從果心那發亮的古銅色肌膚上傳來的一陣腥臭的味道,但又轉瞬即逝,讓李維以為只是自己多心而已。

第二天,景虎姐便帶著李維訓練的那三百女近衛隊,借用阿國巡回舞團的名義,開始了自己的上洛之旅,隨行人員除了阿國、綾姬等人外,整個劇團當中只有兩位男性成員,其中一個自然就是李維,而另一位則是……寬闊的道路上,景虎姐穿著一身男裝和李維騎馬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后面則是化妝成歌舞劇團的近衛隊,沒有什么外人的情況下,景虎姐開心的和李維打鬧著,當然只是景虎姐打人,而李維單方面挨打而已。

“那個,虎千代,綾姬去哪里了?早上就沒有看到她呢。”腦袋又挨了景虎姐一擊的李維,為了躲避鐵拳的下一記連忙搶先說道。

“姐姐大人嗎?她好像一早就去找澤越大師了,姐姐大人也終于開始喜歡佛法了呢。不過怎么了誠,才一會不見,就這么想我姐姐了嗎?”景虎姐隨口回答道,隨后仿佛嫉妒般一邊叫著李維的化名伊藤誠,一邊又錘了李維一拳。

“嘶疼……才不是那樣,請聽我解釋,虎千代……啊!等一下,主公太用力了!哇!”李維的小聰明完全沒有起到一點作用,慘叫聲反而比剛剛更加響亮的響了起來。

隊伍后方的一輛比其他馬車大一圈的巨大馬車正是澤越冠希的座駕,而一早就進到馬車里面與他見面的綾姬,直到現在也沒有出來過,只是偶爾靠近馬車的女近衛們會聽到若有若無的嬌喘聲,讓她們面紅耳赤。

昏暗的車廂中,綾姬和果心身穿印度特有的薄紗舞衣,輕薄的衣料根本無法掩蓋兩女姣好的身段,若隱若現的反而更加能勾起男人的欲火,緊緊的靠在澤越冠希身上。

綾姬用嘴含住一顆果脯,徑直吻住澤越冠希,然后直接與澤越冠希舌吻起來,將嘴里的果脯和香津一起送入澤越冠希嘴中,半天后才滿面通紅的松開紅唇,雙眼迷離的看著澤越冠希。

澤越冠希伸手穿過那完全稱不上衣物的舞衣,握住綾姬豐挺的后,一本正經的說道:“做的不錯,綾姬,看來你的新娘修行已經可以進入下一階段了,正式成為一個女人了。”

這時一直俯首在澤越冠希胯間的果心抬起頭,一邊吐出嘴里含弄的,一邊壞笑著說道:“主人,綾姬私底下可是抱怨了很多次呢,說自己的屁眼都被了上百次了,但是卻還一次都沒有嘗過的滋味,是個不合格的妻子呢!”

“果心~明明和你說好不告訴別人的!”綾姬立刻嬌羞的撲向果心,兩具迷人的頓時在澤越冠希身上打鬧起來,綾姬那渾圓飽滿的翹臀不住的在澤越冠希眼前晃動著。

澤越冠希忍不住伸手按住綾姬的翹臀,怒挺的猛地一頂,就插進綾姬的菊穴之中,著綾姬一臉享受的表情,澤越冠希淫笑著說道:“放心吧,綾姬,等這次上洛結束,我一定會讓你成為真正的女人的。”

淫蕩的笑聲與誘人的嬌喘在車廂當中不斷回響著,整個車隊就這樣朝著京都走去。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5.com
体彩6十1中的玩法